首页 > 观点 > 时事看点 > 沈阳推行“批管分离”探索行政权力制衡新机制

沈阳推行“批管分离”探索行政权力制衡新机制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1年10月11日16:59分类:时事看点

新华08网沈阳10月11日电(记者姜敏)沈阳市按照决策、执行、监督适当分离的“大部制”改革方向,在具有行政审批职能的领域,率先实行“批管分离”,在机构设置上实现了职能分离、机构分设、人员分工,不仅解决了职能交叉、权责脱节、互相推诿等的现实问题,同时可铲除审批管理过程中滋生腐败的土壤,形成适应发展需要的行政权力制衡新机制。

据了解,沈阳市自2002年开始通过不断清理和调整行政审批事项,已成为全国审批事项较少的城市之一。2007年2月,沈阳市建立了面积为1.6万平方米的市区两级行政审批服务中心,38个职能部门成建制进驻中心,独立承担实质性审查、勘验现场、出具结论等审批工作,统一实行大部门体制下的“一个窗口受理、一个处室审核、一个领导审批、一个公章办结”封闭式管理模式。但在具体行使审批或监管职责的过程中,一些政府部门内部职能交叉、批管不分、权责脱节、多头执法、相互推诿仍时有发生。

为此,沈阳市从去年开始探索将审批职能和管理彻底剥离,建立“批管分离”的工作新机制。“新机制可有效提高行政审批效率和后续监管质量,避免了传统行政权力运行模式中‘重审批轻监管’等问题的发生。这就抓住了以‘大部制’为重点的新一轮行政体制改革的精髓。”沈阳市行政审批服务中心管理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说。 

建立“批管分离”新机制就是原来各委、办、局承担审批职能的业务部门不再保留审批权限,仅负责监督管理及对审批工作的准确性进行复核。如市城建局原来4个职能要由5名副局长负责审批,现在取消了各业务处室审批权限,只由1名副局长负责,在审批大厅直接办理事项。如果要件齐全可当天勘察现场,当天实现审批,同时向职能处室通报审批信息,并在网上公示,职能部门及纪委等监管单位实施“全程跟踪”的后续监管和服务。审批、管理、监督三权的适度分立与相互制约,形成了行政审批全程的无缝链接。

沈阳市城建局驻市行政审批大厅负责人陈宝东介绍,过去该局在审批大厅收到件后要返回各业务处室,提出意见后再报主管局长,局长同意后还要勘察现场等,审批链条长,容易滋生吃拿卡要等腐败行为。现在将职能部门审批权力集中到审批大厅,由第一责任人全权受理,在阳光下审批。公示后,主管副局长、各业务处室均可行使监督权,形成各部门相互制约的新机制。“过去一个职能业务部门自己审批、自己管理的局面被彻底打破。”陈宝东说。

与此同时,沈阳市城建局将分散的4支监管队伍重新整合,改变以往各支监管队伍各自为政的监管方式,赋予一支队伍多种职能。它不仅可行使本行业的管理职能,也可对其他行业进行监管,重点监督审批标准是否准确,文明施工是否达标,杜绝了“批管不分”“以批代管”“以管代批”现象的发生。

与进驻市行政审批服务中心的委、办、局不同,各区均在区属行政审批服务中心成立行政审批服务局,将各部门的行政审批职能集中授权给服务局,由服务局依法依规行使审批职能。为形成权力制衡新机制,由原具有行政审批的职能部门,负责制定审批标准及规范,以此来监督审批部门对标准和规范的执行情况,并强化审批事项实施的后续监督管理。沈北新区将经发局、建设局、人防办、劳动局等9项建设类审批职能、1项办理类职能划入审批服务局,包括内资企业投资项目核准、内资企业投资项目备案、外商投资项目核准、区本级财政投资项目的项目建议书、可研报告、初步设计及概算、建设工程委托监理合同、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房屋建筑工程竣工验收备案、防空地下室审批及验收、人防工程拆除等。

各区审批服务局和各职能部门在“批管分离”的新体制下各司其职,使审批和监管工作有效衔接。审批服务局及时向各职能部门通报行政审批事项办理情况,便于职能部门对审批事项办结完毕的后续监管。各职能部门及时将涉及本部门行政审批的法律、法规、规定的更新情况以及上级部门下发的涉及行政审批事项的文件及时转送审批服务局,做到政务信息通畅。

批管分离实行一年来收效明显。首先,提高了审批效率。沈阳市城建局陈宝东说,改革后原来规定3个工作日的审批事项缩短为即办;原来规定15个工作日的审批事项缩短为1个工作日,目前平均办结时间在1个工作日内。尤其在遇到涉及多个部门的联审项目时,集中审批的优势体现得最为突出,除需要特殊审查程序的项目外,一律按即时事项办理。与此同时,审批工作的科学化水平也明显提高。今年城市道路改造之前,市城建局主动与各管网单位沟通,使管线铺设工作在道路整修开工前全部竣工,有效避免了新建道路重复开挖现象。在一些大项目接设排水、供暖、电力、给水等挖掘审批过程中,主动上门服务,先期现场踏勘,对不符合要求的点位提出修改建议,在最短的时间内审核、办结,为热网、煤气改造和一些项目工程顺利推进提供了保障。

其次,服务水平大幅提升。职能划转以前,审批事项分散在不同的审批部门,企业报件人员需要往返多个审批窗口,同时,窗口之间沟通协调环节较多,影响了审批效率。沈北新区将6项有关联的审批事项集中到立项综合窗口,把与项目开工建设密切相关的建筑施工许可、监理合同备案、竣工验收备案等3项审批事项和农民工工资保证金收缴集中到建审窗口,极大地方便了办事人员。于洪区取消了14项涉及企业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取消项目中,需要上缴市级财政的,全部由区财政代替企业缴纳。据统计,仅去年共减少企业缴费上千万元。 

在服务方式上,于洪区行政审批服务局还创立了企业之家,实现了与企业零距离接触,将每月最后一个星期五被设定为“于洪区企业评议日”,由企业评议政府服务部门。每个季度政府部门会与重点企业互派人员到对方岗位体验工作一天,进行换位思考。目前,该区52个政府职能部门与街道和区内100余家企业和项目单位结成对子,提供上门服务,协调解决企业各种实际问题。正在建立的电子服务平台,将实现企业和政府职能部门网上对接,企业可随时在平台上留言,提出咨询,政府各部门将及时受理,并由企业在平台上对办理结果即时打分测评。

第三,监管制约有保障。职能划转前,审管工作责任不明确,审批职能部门“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审批行为缺乏严格的监督制约机制,对审批后的执行情况也缺乏必要的后续监督。“批管分离”后,区审批服务局建立了局内“一审一核”的审批制度,避免审批漏洞;同时,剥离出审批事项的部门专注行使监督管理职能,对审批服务局审批权力运行实施有效监督,彻底改变了过去的“重审批,轻管理”和“以审代管”的行政管理模式。

第四,从政府自身建设上优化内部权力配置,降低行政成本。改革前,原职能部门的审批人员只需掌握一个部门的审批业务;而实行批管分离后,负责行政审批的团队均为“一岗多能、一人多专”,优化了审批队伍,节约了大量行政运行成本。

辽宁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主任孙庆国教授认为,作为行政权力运行的两大环节,审批与管理的分离实际上推进了决策、执行、监督相分离,以此形成行政权力的内部制衡,是行政权力运行机制的创新,对建设服务型政府具有现实意义。

[责任编辑:刁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