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认为中国政府性债务总体可控

来源:新华08网  2011-09-18 11:46
核心提示:从债务规模看,至 2010 年底,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余额与地方政府综合财力的比率,即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率为 52.25%。如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全部转化为政府偿债责任计算,债务率为 70.45%,低于 100%的警戒线。我国地方政府的累积债务相对于偿付能力来看,风险是总体可控的。

近一段时间,我国地方政府性债务问题引起了国际和国内社会的关注,也成为夏季达沃斯年会上人们关注的一个话题。政府性债务到底存在多大风险?债务风险如何管控? 

我国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

根据审计署的审计结果,截至 2010 年底,全国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 107174.91 亿元。其中: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占 62.62%;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或有债务占 21.8%;政府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其他债务占 15.58%。

东北财经大学校长李维安认为,目前,我国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总体可控。首先,从债务规模看,至 2010 年底,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余额与地方政府综合财力的比率,即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率为 52.25%。如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全部转化为政府偿债责任计算,债务率为 70.45%,低于 100%的警戒线。我国地方政府的累积债务相对于偿付能力来看,风险是总体可控的。

其次,相比欧洲债务危机,我国政府性债务以内债为主,2010 年末,地方政府性债务的债权人主要以国内机构和个人为主,较容易处理。

最后,从偿债条件看,除财政收入外,我国地方政府拥有固定资产、土地、自然资源等可变现资产比较多,可通过变现资产增强偿债能力。此外,我国经济处于高速增长阶段,基础设施建设给地方经济和政府收入创造了增长空间,有利于改善其偿债条件。

任职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经济学家郭凯认为,地方政府借下的这些债务所进行的投资,不是都去打水漂了,这些项目今后产生的直接或者间接的回报,是不可以忽略的。因风此,在全国的层面,更可能发生的情形还是地方政府的这些存量债务能够在未来5至10 年被消化。 大规模地出现地方政府债务危机的可能性看起来很小。

据介绍,今年上半年,中国银监会着力推进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的退出管理、合同补正、追加抵质押物、增提拨备和提高资本占用成本等任务,取得阶段性成效,目前,平台贷款风险整体可控。

——风险问题不容忽视

李维安表示,我国地方债虽然安全性不是问题,但风险问题不容忽视。地方债不同于企业债,企业债出现问题,投资者要自己承担风险,可以通过破产程序消除企业债,而地方债出现问题,地方政府不能破产清算,最终会影响地方经济发展,导致地方企业的税收负担和外部治理环境恶化,累

积起治理风险。

他表示,企业是经济发展的细胞,地方企业治理风险累积到一定程度就会爆发企业危机,进而恶化地方经济发展和地方财政收入,影响地方债的偿还能力,这种恶性循环效应会导致地方债成为全国政治和社会问题的根源。

同时,要看到局部地区和行业偿债能力弱,存在风险隐患,如个别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负担较重,部分地方的债务偿还对土地出让收入的依赖较大,部分地区高速公路、普通高校和医院债务规模大、偿债压力较大等。

——银行的风险控制不能形同虚设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经济学家郭凯认为,这里暴露出来的,其实是中国的财政体制、政企关系和金融体系里深层次的制度问题:地方政府缺乏财政纪律,政府和企业之间只有一层窗户纸,银行还远没有真正的按照商业银行运行。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组合,这意味着地方政府最后总能让银行来

为自己的行为买单。

如果银行在放贷的时候能够审慎一些,那也不会发生地方政府借过头债的问题。可是,中国的银行,特别是地方上的中小银行,在一定程度上仍然是地方政府的钱袋子。这些银行的大股东很可能就是地方政府,在给政府项目贷款的时候,这些银行的风险控制几乎形同虚设。

他表示,政府自己是不能找银行贷款的,因此,政府只能通过企业变相地找银行贷款。如果政府和企业之间能有很好的防火墙,政企是彻底分离的,那政府过度借债这件事情也不会发生。

——解决地方政府债务需财权调整

曾经参加过上届夏季达沃斯年会的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表示,如果从管理合规性来说,地方融资平台有问题,因为不允许地方负债。由于没有正式渠道,地方融资平台蕴含的风险很大。

李扬认为,不能简单否定地方融资平台。处置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这次中央政府非常谨慎。不像过去视为违规一定要消灭掉。分类整顿,即表明中央认识到资金需求和供应不配对问题。其中有体制问题、金融问题、税制问题,政府间财政关系问题,就这一件事,反映出下一步改革的复杂性。

他认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问题是地方政府财权、事权不匹配体制下产生的,解决地方政府债务需财权调整。

——重在解决地方债务背后的制度性问题

财政部的公告称,中国将加快研究建立规范的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机制,同时将坚决禁止政府为融资平台或企业融资进行违规担保。国务院上月也表示要继续“抓紧清理规范融资平台公司” ,并研究建立一个机制,以便对地方政府的融资方式进行管理。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学家郭凯认为,地方债务真正让人担心的,是背后的制度性的问题:地方财政高度不透明,预算外资金庞大,政企不分等等。

李维安认为,一是要将债务率考核纳入地方政府政绩考核的一个重要指标; 二是抓紧开发地方债风险控制指标体系,使地方债透明化;三是对于新发行的地方债,要从发行规模和发行方式上进行限制和规范;四是剥离现有不良债务,并成立资产管理公司。

郭凯表示,地方政府的债务完全不是静态的,而是会有持续增加的可能性,这才是地方政府债务问题的关键。现在可以整顿地方债务,收紧银根,但是一旦进入下一个放松周期,地方债务有可能又会卷土重来。因此,不解决地方债务背后的制度性问题,地方债务将始终是一个问题,而且始终

会以不透明的方式存在。 

【责任编辑:范珊珊】
已有0人参与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返回新华08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