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危机”阴影笼罩 达沃斯四大焦点猜想

来源:新华08网  2011-09-13 16:04
核心提示:2011年的夏季达沃斯召开之际,世界经济面临美债风波与欧债危机下的“二次危机”的阴影,增长仍旧是不变主题。与2008年的夏季达沃斯相同的是两届论坛都在关注如何在危机之中寻找增长机遇,不同的是这一次世界在重新审视增长,寻求质量与速度的再平衡。

  新华08网9月13日讯 2011年的夏季达沃斯召开之际,世界经济面临美债风波与欧债危机下的“二次危机”的阴影,增长仍旧是不变主题。与2008年的夏季达沃斯相同的是两届论坛都在关注如何在危机之中寻找增长机遇,不同的是这一次世界在重新审视增长,寻求质量与速度的再平衡。

  猜想之一:关注全球经济“二次探底”风险

  2008年夏季达沃斯分论坛中,来自BBC的主持人曾抛出了一个令全场热烈讨论的问题:全球经济增长在未来12多个月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什么?假如这个问题再抛给2011年的夏季达沃斯论坛,相信对于全球经济“二度衰退”的担忧与探讨将成为焦点之一。

  尽管全球经济踏上复苏道路已两年有余,但当前,世界经济、政治乃至自然环境都面临各种不确定性,美欧经济低迷、债台高筑;各新兴国家增速放缓。这些都有可能再次危及发展中经济体,全球面临滑入“二次探底”的风险。

  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全球经济存在两个“疲惫的世界”,即传统工业国家正努力摆脱较低的经济增长率,而新兴国家却不同程度地面临通货膨胀、经济泡沫等老问题,“我也不知道未来世界经济能否回归到强劲和包容性的增长”。

  在全球经济陷入“二次衰退”的恐慌背景下,各大央行明显开始抱团维稳。上周各大央行议息会议之后,从发达国家到新兴经济体的多数国家和地区均维持利率不变,来应对不断深化的危机和来自外部经济的压力。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曼上周表示,全球经济“二度衰退”的几率已上升至50%。他呼吁发达经济体撤回紧缩计划,各大央行采取更宽松的货币政策。

  俄罗斯财政部长库德林同样认为,目前全球经济形势正在恶化,比起今年夏初发生第二次经济危机的概率有所升高。

  据最新报道显示,12日希腊1年期国债收益率盘中暴涨。投资者对希腊发生主权债务违约的担忧已上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

  猜想之二:寻求质量与速度的再平衡

  据了解,14日即将开幕的夏季达沃斯将目光聚焦在“关注增长质量,掌控经济格局”上。“GDP是否是衡量经济增长的唯一指标?”“减少贫困,提高社会包容性”等一系列话题将在本次夏季达沃斯上进行讨论。

  世界经济论坛高级总监蒋睿杰对媒体说,现在世界经济的发展需要更加关注增长质量,而不仅仅是增长速度,在经济增长的同时,如何实现环保、低碳、更少的资源和能源消耗、减少贫困、分配公平等等都是每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决策者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2011年也是中国“十二五”规划的开局之年,新华社分析师认为,我国“十二五”的年均经济增长率预期目标拟定为7%,这比“十一五”预期目标降低了0.5个百分点,并大大低于“十一五”实际年均增长速度。这样做的目的,是不惜牺牲经济发展速度来换取经济结构的调整。以科技创新为基础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十二五”规划的逐一发布,更是突现了我国在经济增长中寻求质量与速度的平衡。战略性新兴产业包含的七大产业链将引领中国在未来十年进入一个新的产业周期。

  根据目前公开的一些议程来看,14日在开幕式之后的电视辩论,主题就是中国的下一个增长,可能会探讨的内容有关于中国“十二五”规划,国内改革领域还有战略性的新兴的产业、新兴的城市等等。

  猜想之三:人民币是否应该继续升值

  2008年金融风暴以后,美联储连续推出两次货币宽松政策。美元大量超发,通胀加剧,中国巨额外储面临贬值风险。今年以来,中国面临巨大的通胀压力,人民币汇率对美元中间价不断攀升。

  对于人民币是否应该升值,如何升值,经济学家们的观点出现了分歧。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约翰•泰勒建议,让人民币升值,可以让中国人民银行更加专注于利率政策和控制通胀。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黄益平赞同升值观点,他说,“我们回过头来看为什么顺差这么大,为什么外汇储备增加这么多,问题就在于我们的汇率政策太僵化,就是因为不想让汇率升值,所以不断的买外汇,这样外汇储备就增加,接下来导致一系列的后果:流动性太多了,顺差太大了,通胀压力很大。”

  经济学家茅于轼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与外储战略”圆桌论坛时则表示,通过人民币升值可以解决新增外储快速增加的问题,同时也有利于减轻国内通胀压力。人民币升值虽然使出口企业承压,但不至于造成大面积失业,一是现在劳工并不充裕,二是国内产品丰富,消费启动后,也可以增加就业。

  陈志武则反对升值。他说,要是完全按照人民币和美元的购买力来做估算的话,“我觉得人民币现在实际上是被高估了,未来要做的应该是贬值。”

  更多的经济学者则持有与许小年教授类似的观点:“倾向于小步的渐进式升值,并且在有了升值预期后,不要轻易向社会透露出自己升值的日程表等底牌,否则热钱会有目的和有计划地乘虚进入国内。”

  猜想之四:变相QE3或将出台

  饱受争议的QE3至今迟迟未出,甚至连美联储内部也出现明显分歧。至少三位美联储决策机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投票成员对QE3表示了反对态度。一些在今年不握有投票权的成员也不支持采取更多的量化宽松措施。

  达拉斯联储银行总裁费希尔和费城联储行长普洛斯均表示,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根本无助促进经济增长。

  美联储主席伯南克8月26日在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上未如预期般谈及第三轮量化宽松(QE3)。不过市场认为, QE3的推出只是时间问题。因为伯南克坦承美国经济情况比预期疲弱,并暗示美联储9月的决策会议将推出刺激经济的工具。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结构金融研究室主任殷剑峰指出,无论QE3出不出台,美国都会实行变相的QE3.

  奥巴马于美国时间9月8日公布的总额为4470亿美元就业刺激计划,或许正印证了市场的判断。

  分析人士认为,奥巴马的就业刺激计划如获美国国会批准,将成为变相的QE3,中国国内将面临进一步的输入性通胀压力。

  特别声明:

  文章只反映作者本人观点,新华08网采用此文仅在于向读者提供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立场。转载和引用此文时务必保留此电头,注明“来源于:新华08网”并请署上作者姓名。

【责任编辑:彭桦】
已有0人参与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返回新华08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