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篮子”要靠市场 也要靠市长

来源:经济参考报  2010-11-25 07:47
核心提示:抑制投机的最有力手段,仍是确保稳定供应。鲜活商品存储成本很高,在居民饮食习惯不出现重大转变的情况下,某种鲜活商品的总需求应该是大体平稳或有序增加的,待价而沽、投机牟利的风险极大

  平抑过快上涨的食品价格,防止通货膨胀加剧,是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热点问题。为此,国务院已经推出一系列政策措施,不少地方政府也按照中央的部署行动起来。在这些政策措施中,有些属于市场手段,也有不少是行政手段。

  维持食品价格稳定,防止通货膨胀加剧,几乎是每个现代国家政府都十分重视的问题。对于刚刚进入小康社会,食品在大多数人的生活开支中还占相当大比重的中国来说,这更具有非常重要的经济和社会意义。笔者认为,维持食品价格基本稳定,最根本的办法是确保充足的农副产品供应。这既要靠市场力量,也要靠政府的有形之手。

  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始于农村,农产品的生产、流通、消费率先纳入市场经济体制。没有市场经济体制,今天的中国人就无缘享受遍布城乡市场的丰盛农副产品。今后,确保农副产品供应,维持食品价格稳定,还要继续坚持发挥市场机制的基础作用,激发供给方的积极性,努力增加适合需求方的产品。但是,这绝不意味着“菜篮子”“米袋子”问题可以完全交给市场去解决。

  农副产品生产周期长,不能像工业生产那样完全按照市场多变的需要,随时调整产量和品种;而且农业生产受气候条件影响大,产量总有丰有歉。要保证农副产品的稳定供应,就要保持一定数量的库存储备。而农副产品量大价低、且易霉变,除要占压资金外,仓储成本也很高。完全按市场机制操作,就不可能长期保持充足的储备。遇到歉年,必然供给不足,价格腾升。封建时代的帝王们都懂得要靠官府之力才能“广积粮”的道理,北京城里至今还有“禄米仓”这个地名。在现代市场经济制度已经十分成熟的欧美国家,政府为确保经济安全和政治需要,长期以来也对农业生产和农产品储备提供大量补贴并在必要时进行行政干预。

  至于居民的“菜篮子”,即以鲜活商品为主的副食供应,不可能过多指望中央政府的干预,地方政府要多承担责任。改革开放之初,城市可以靠对周边农民开放市场,允许他们肩挑手提,在街头出售自家庭院出产的剩余产品,来丰富城市居民的鲜活副食供应。随着工业化、城镇化的推进,城市人口急剧膨胀,鲜活商品需求大增,而城市周边农家在庭院里种菜喂猪的越来越少,只有大规模的专业化、商品化生产才能保证鲜活副食品的稳定供应。为此,政府必须动员包括行政手段在内的多种力量,与条件适合的地区合作建立比较稳定的鲜活商品供应基地,并在运输、仓储等方面提供必要的条件。必要时,也应该对产地提供资金、技术支持,分担市场和自然灾害风险。也许,城市当局为维护居民“菜篮子”的努力,不能直接增加本地的GDP,但“菜篮子”对于百姓来说才是市长们最大的政绩。

  至于有媒体分析,此次部分食品或食品原料价格暴涨与投机炒作不无关系。笔者认为,抑制投机的最有力手段,仍是确保稳定供应。鲜活商品存储成本很高,在居民饮食习惯不出现重大转变的情况下,某种鲜活商品的总需求应该是大体平稳或有序增加的,待价而沽、投机牟利的风险极大;只要供给稳定,投机的程度和持续时间毕竟有限。当然,对于恶意炒作、扰乱正常市场秩序而触犯刑律者,政府必须严厉惩处。但这种对市场秩序的监管,应该是常态的。

【责任编辑:彭桦】
已有0人参与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返回新华08首页